每一首歌,都是生命的故事,请让我背着吉他靠近你



每一首歌,都是生命的故事,请让我背着吉他靠近你

我是一个社工,一个背着吉他说故事的社工。

用文字和大家见面的时刻真的来临了,内心仍有些不安。这两年,我更习惯用吉他和歌声来说故事。背着吉他环岛两次,在背包客栈、社福机构、大专院校来回讲唱的过程,看见一张张专注的神情,一双双哭红的眼睛,让我发现,自己的音乐可以靠近人,也越来越坚定地想要「背着吉他,靠近你」。

最早与音乐的记忆,是家里一台烂烂的卡拉 OK 点唱机,还有我那爱唱歌的爸妈。印象中在很小的时候,我就喜欢拿着麦克风、跟着父母一起哼哼唱唱〈兰花草〉、〈望春风〉,还有当时的流行歌曲。妈妈很早就让我学钢琴,也扮演我忠实的听众,总会兴奋地说:「唉唷!怎幺那幺好听!」她满足而喜悦的神情,鼓舞了我的学习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学琴是妈妈童年的愿望,我是如此幸运,能够替她完成梦想。音乐就这样流进我的生命里,也陪伴我度过许多孤单的日子。

然而,爸妈对于「音乐不能当饭吃,只能当兴趣」的耳提面命,深深内化在我心里,像是一个封印。高中加入吉他社,爱上弹吉他唱歌,大学时代也和朋友一起参加各种校园比赛,但「当歌手」这件事被埋在我内心深处,从来不敢多想。直到研究所写了一本论文,还附上一片十首歌的 CD,才认真面对自己和音乐的关係。怎幺也没想到,现在「音乐」真的变成我吃饭的工具。

除了是一位创作歌手,我也是社福机构的团体讲师。我用音乐关怀社会上各种族群、议题,但其实「社工音乐人」的双重身分给了我莫名的压力,总觉得自己扛不起「社工」的招牌,也担心反而把自己侷限在必须唱什幺、应该做什幺的框架里。然而七年的社工教育养成,随着时间慢慢发酵,也开始在我的思考、行动,还有生活产生我所想像不到的变化。我渐渐地成为一个跟别人有点不太一样,唱着社工故事的独立音乐人。

写歌、唱歌,是我靠近自己、靠近别人的方式,但我无法只唱一些关于旅行、生活、情感的歌,因为我渴望靠近受伤的灵魂。「用音乐,做社工」也许跟一般认知的社工不太一样,但这就是我,很真实的我。

我带人们写自己的歌,像是精神障碍者、妇女、青少年,还有社工。我的工作是让他们看见自己如何被环境挤压到喘不过气,然后试着在创作中寻找生命的价值,不再只是被社会定义。我认为,创作的重点不是歌唱技巧或乐理,而是「说自己」的意义。念研究所的时候,我花了三年,写自己的故事,我的人生因此有了很大的转变,因为那些故事,我重新看懂和欣赏自己,并且想要为自己的人生,做不同于社会期待的决定。这个经历让我深信创作能够为生命带来出口,甚至是转机。因此,写歌的过程,我最在乎的并不是歌曲有多动听,而是在创作的过程中,我们是不是,能够更靠近彼此的生命?歌曲最终变成这些过程的纪念品。

一首你永远会记得的歌曲。一段互相理解的关係。

国中时曾经历被排挤的日子,我学会孤单,也害怕再孤单。那一段伴着眼泪的生活,在我心中默默种下助人的种子。我衷心希望不要再有人得孤单地面对边缘、排挤,因为我知道,那有多辛苦。当我看见被边缘的人们,重新找到自己的价值,都像靠近了国中时的自己。或许这就是我注定做这些事情的原因吧。我喜欢,也非常感谢过程里得到的许多感动。常常觉得不是我给予了什幺,反而是那些和我交流的人们让我发现,「生命」是那幺有韧性的存在,鼓舞我要继续好好的「活着」。

对我而言,社工不只是一份职业,也是一种精神,和一种渴望理解别人、可以活得「更像个人」的价值。

这是一本关于我,关于社工的故事。我把自己摊在你的面前,诚心地邀请你,在故事中找找自己的身影。也许你会发现,我们的人生,在这个时代下刻划出来的许多故事,早已相连在一起。

◎本文为《背着吉他靠近你》的作者序,立即前往试读

「背着吉他靠近你」线上音乐说唱会
直播时间: 2015 年 05 月 28 日(四) 20:30 — 21:30
直播网址

《背着吉他靠近你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

  • 热门文章
编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