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

新北市政府社会局 X 励馨基金会的「新北女孩培力计画」,举办三场名人讲堂,启发女孩的内在力量。讲座第三场邀请励馨四位「亚洲女孩人权大使」与两位「新北女孩代表」对话,让女孩们立足台湾、关怀亚洲。

你也许对台湾的性别环境有所认识,但你知道我们周边国家的女孩们,又在面对怎样的挑战吗?由新北市社会局和励馨基金会联合举办的 Girls' Power 女孩新势力—「亚洲女孩人权大使 X 新北女孩」国际交流会,邀请了南山高中、瑞芳高中等近百位高中生,来与亚洲女孩人权大使、新北女孩代表进行交流。

市长座谈,性别平等不是女孩自己的事

活动开始,首先由新北市朱立伦市场、励馨基金会纪惠容执行长,以及两位女孩代表——来自尼泊尔的 Ashma 和来自台湾新北的蒲思云,进行对谈。

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Ashma 是一位来自尼泊尔的 17 岁女孩,获选为今年励馨基金会亚洲女孩大使。在发言里她提到:「给女孩机会,她们可以改变世界。」Ashma 在一个充满性别不平等的社会长大,因此经历过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和抗争,才能站在女孩新势力的舞台上。Ashma 成长的过程里亲眼目睹性侵、童婚、家暴、童工,这些发生在身边的惨痛经验,让 Ashma 找到了人生的目标。「我对自己、对女孩有一个承诺,我要培力他们,让他们为自己争斗。」Ashma 铿锵有力地说。过去六年,Ashma 为了社区的女孩努力,让她所在的城市成为一座「儿童友善」的城市。现在,她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关心範围,希望能培力女孩、改变世界。

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蒲思云则是新北女孩的代表。刚刚从慕尼黑回来的她,接受公视的邀请前往担任儿少影展的单元评审,以及公视在影展的儿少之夜主持人。思云说,很多人看见她的经历,看到的是她的表现,她却从这其中看到自己的成长。「这一趟慕尼黑之行,从準备全英文的访纲、主持稿之外,我们还需要独立规划、完成一部纪录片,而且没有专业翻译和影视工作者的帮助。」她分享这趟异国行旅的挑战,这些关卡让她发现,每个人身上其实都有潜力,只是有没有机会被激发。因此,思云回台之后投入了金陵女中校刊社,希望让每个女孩都有发声的机会。

对于两位女孩的分享,纪惠容执行长举出即将来临的 10 月 11 日台湾女孩日作为回应。「台湾女孩日在 2013 年订定,这是为了回应联合国希望全世界投资女孩、给女孩机会的期许。因为投资女孩就是投资世界。」话锋一转,纪姐提醒大家立足台湾、关怀亚洲:「亚洲女孩的生活里,是有很多威胁的。11、12 岁就被迫结婚,因为家里养不起她。这幺小的女孩就要当妈妈、照顾家里,对她来讲,整个人生、梦想就不见了。女孩作为童工的问题也很严重,另外还有大家都知道的马拉拉,她倡议平等教育权因而遭到枪击,因为很多亚洲女孩没有受教的权益。因此,新北的培力计画能够深度扎根,来培力台湾女孩真的是很棒的规划。我们可以看到新北女孩的新势力,一步一脚印,逐渐发光。」

整场交流对谈由朱立伦市长总结,作为这场女孩对话的男生代表,他指出:「我相信,当世界还有女孩日,就表示存在还有我们要努力的。表示女孩过去受到许多压迫。」

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朱市长认为,新北市作为全台湾最大的城市,有责任帮助女孩在家庭、学校、职场上实现自我,达到人生的目标。新北女孩有信心、有潜力、有梦想,而整个社会能够为她们做的,就是要确保她们处在一个性别平等的环境。然后能更进一步,关心亚洲、关心国际、关心世界。

新北X国际的对话:关怀周遭,放眼世界

接下来的时间,属于亚洲女孩人权大使与在座的国高中生的分享、讨论。

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来自蒙古的马甘贝尔安图尔,在 2015 年参加蒙古公主中心的计画,目标是要培力女孩。「我在公主计画的舞台剧里扮演未婚怀孕的女孩,在这些培训里,我看到蒙古女孩的问题。在蒙古,人们相信妈妈要照顾家里、女孩要协助家事,甚至必须牺牲自己的追求和功课。每个女孩要比男孩多做 2-3 小时的家事,孕妇有 7.7% 未成年、七成单身。虽然我们在性别不平等、人权被剥夺的环境,但这就是我们需要培力自己、改变自己的时刻。」公主中心的计画让马甘贝尔安图尔订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标。

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越南代表丁缇佟是一位 20 岁的大一学生,正在学习商业管理。丁缇佟问大家,会不会意外她为什幺这幺晚才唸大学。原来,丁缇佟是一个家庭暴力的受害者,而在越南社会有责怪被害人的习惯。因此她需要花上更多时间从这个阴影里走出来。「我高中时休学一年,但我现在要继续我的学业,我相信我能成为我想要的人。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读大学,因为传统观念里女孩照顾好家里就好了,但我现在相信我拥有越多的知识,就能拥有不一样的可能,我想要过一个更有意义的人生。」丁缇佟不只做出了与一般越南女孩不一样的选择,还希望把选择的机会交给其他女孩:「在我的家乡,大部分的女孩把教育的机会让给兄弟,自己在 14-15 岁就结婚了。但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。我非常期待,家乡的每一个女孩都有机会改变自己的人生,不仅改变自己也能改变世界。」

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方思颖来自台湾,却在美国圣玛莉学校的寄宿经验里蜕变、成长。13 岁的时候,思颖孤身一人到美国求学。这是她第一次自己做出决定、决定自己人生的方向。刚到学校时,思颖曾经很不适应,但与周围的人的差异、甚至遭逢的歧视没有打败她,反而让她意识到作为全校年纪最小、唯一的台湾学生,正是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。「我鼓起勇气加入乡村俱乐部,入社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募款帮助乌干达的小孩受教育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高贵的目标,这也是作为世界公民的义务和荣幸。」除了担负起世界公民的责任,思颖也不忘发起中华文化的介绍活动,让周围的人有机会认识台湾,让当地文化更为多元丰富。

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曾经担任过新北市儿少代表的梁容尔,曾经参与「旧鞋救命」活动前往非洲,发现当地卫生棉虽然不贵,女孩却负担不起。「她们只能用破布和塑胶袋代替,因此不能上学、整天只能蹲在土坑上排经血。甚至必须用性交易去换取卫生棉。」从容尔的叙述里,我们可以感受她当下的震惊和沈痛。于是,容尔发起了爱女孩计画,教当地女孩用在地的素材製造布卫生棉。「教育是改变最好的机会,所以我们希望帮助当地女孩,藉由使用卫生棉能够稳定受教,甚至能从贩售卫生棉获取经济援助。」

台湾的迴响:当我们开始关心他人,女孩们成为互助的伙伴

听完了各个女孩代表的发声之后,在座的新北市国高中生进行分组讨论,并对女孩代表提问。有人关心身在异乡的思颖是不是会遇到种族和性别的双重歧视、有人关心蒙古和越南高比例未婚单亲妈妈的成因、有人探问缅甸政府是否能立法保护童婚。踊跃的提问证明了前一段分享的震荡人心,每一位女孩都获得了提问、都有人关心、关注她们所处的情境。

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纪姐对此作出总结:「大家关心不同文化里不同女孩的议题,也看到不同女孩被压迫。」她提醒大家回想台湾过去的童养媳现象,到现在台湾女孩甚至可以晚婚、不婚。这证明传统是需要被改变的、也是可以被改变的。纪姐期许台湾在经过妇女运动的翻转后,将这些成功经验分享给亚洲其他国家。

台湾仍然有台湾的问题,比如女孩的身体自主权始终受限,归根结柢是源于家长保守性别和性教育概念。「家长也需要性别教育!」纪姐举了蒙古代表马甘贝尔安图尔的发言为例,蒙古未成年怀孕比例高,正是因为性教育不足,让女孩不懂得保护自己的方法。台湾性教育也还有需要加强的地方,因此,纪姐更重视关注女孩的相关计画:「我非常感恩新北市有培力女孩的计画,让每个女孩都能够更认识自己、更认识其他地方的女孩的处境,然后可以做自己、实现自我。希望有一天,每一个城市都是性别平等的友善城市。」

新北市社会局携手励馨基金会合作的第三场活动,面向台湾的国高中生,展现她们近在眼前的新北女孩代表,如何在我们共有的土地上生长出充满力量的枝桠。也引领她们踏出国门、展望亚洲,关怀亚洲女孩们面临的不同挑战,注意到人权大使们又怎样发挥光与热,培力自己家乡的女孩们。于是我们发现,不论身在哪一个地方、处于怎样的环境、面对哪种挑战,女孩们都能彼此响应、互相援助,创造一个更平等、更有无限可能和希望的世界。

【Girls39; Power】亚洲女孩国际交流,朱立伦市长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

  • 热门文章
编辑推荐